微信
手机版

为应对未来战争,美智库建议美海军刷新用兵原则

2019-07-10 09:14:53 栏目 : 热点 围观 :

盘锦新闻网接下来小编带大家了解一下“为应对未来战争,美智库建议美海军刷新用兵原则”的详细内容

随着美国国防战略由反恐重回“大国竞争”,美国全球军事部署也进行相应调整。有分析认为,美国打算从叙利亚撤军是其准备战争转型的开始。美国智库“国际海事安全中心”研究员吉米·德莱南近期发文称,为配合国防战略转型,美国海军需研究并实践两大用兵原则,随时准备在大规模冲突或战争爆发时,充当美军联合部队的“马前卒”。请关注《中国国防报》的报道——

美国海军“里根”号航母参加联合军事演习

为应对未来战争,适应战略调整,美智库建议——

美海军刷新用兵原则

■王 权

随着美国国防战略由反恐重回“大国竞争”,美国全球军事部署也进行相应调整。有分析认为,美国打算从叙利亚撤军是其准备战争转型的开始。美国智库“国际海事安全中心”研究员吉米·德莱南近期发文称,为配合国防战略转型,美国海军需研究并实践两大用兵原则,随时准备在大规模冲突或战争爆发时,充当美军联合部队的“马前卒”。

一旦爆发冲突,盟友靠不住

德莱南认为,尽管目前美国是北约的“带头大哥”,一呼百应的架势十足,但实际上,北约徒有其表,空有一副“上阵亲兄弟”的外壳,真到上战场的时候,大部分欧洲成员国会退缩不前。德国社会民主党主席舒尔兹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在与俄罗斯的争端中,北约的欧洲成员国最看重的,是本国经济和社会会不会受到与俄紧张关系的影响。“至于军事问题,那是美国应考虑的事情。”

德莱南在文中称,这意味着未来一旦美国卷入大规模冲突或战争,不能指望盟友帮助。“届时,美国的军事行动将是单边的。考虑到本国利益,美国盟友不太可能真心插手。即使他们真想提供帮助,也有心无力——大规模武装冲突或战争波及范围广,而且通常会在多个热点地区同时爆发,美国盟友至多只能出现在一个或两个冲突区域,不可能也没有实力在全球范围内参与‘巨人之间的争斗’。”

在大规模武装冲突或战争中,美军将实施的是多军兵种联合军事行动。德莱南认为,充当联合军事行动“马前卒”的非海军莫属。“原因很简单——军事行动必将以兵力与装备的大规模调动、投送和部署为开端,海军是对此作出最快反应的军种。”在缺少盟友支援的独立军事行动中,美海军要想成为合格的“马前卒”,必须遵循两大用兵原则,即“动态兵力运用”和“分布式海上作战”,不断提高美海军的全球反应能力。

收回拳头,随时准备出拳

“动态兵力运用”概念首次出现在美国新版《国防战略》中。该战略认为,未来美军面对的是一种“战略上可预测,但行动上不可预测”的局势。也就是说,五角大楼或白宫可以对全球局势作出大体判断,但具体冲突何时何地以何种形式爆发难以预估。德莱南指出,基于这种判断,未来美海军应放弃当前“前沿部署”式用兵方法,将所有部署在海外的兵力收缩回本土基地,判明敌方行动意图后再实施有针对性的应急派遣或部署,此即“动态兵力运用”。“这相当于在格斗中收回拳头,但同时做好了随时出拳的准备,以便集中力量打击对手。”

以海军航母的部署为例。目前,美海军航母多以编队形式部署在热点地区,但过去20年的经验表明,前沿部署虽然能够彰显军事存在,但一举一动都在计划之中的部署模式,不仅会消磨舰队的战备敏锐度,而且刻板、有迹可循,只能用于在伊拉克或阿富汗等地的反恐作战。“如果对手拥有类似俄罗斯那样毁灭性杀伤能力,美军前沿部署的航母编队无异于砧板上的鱼肉。所以,最好的方式,是将它们收回到安全范围内,需要时再释放出去。”

另外,美海军舰队前沿部署的地点并不一定保证处于冲突或战争区。因此,对某些地区来说,前沿部署在战术行动上没有太大意义。比如,部署在日本的航母编队和部署在本土的航母编队赶往波斯湾,用时大体相当。

德莱南研究认为,“动态兵力运用”模式虽然是以牺牲大规模前沿部署为代价,但可以靠提高海军反应速度和灵敏度来补偿,即最大限度提高海军战备水平和全球快速部署能力,以更好应对包括大规模战争或热点地区冲突在内的突发事件。这也对海军训练提出了新的要求——舰艇和海上打击群不应再把训练假想敌想象为建立在地缘基础上的可预见威胁。他们准备应对的敌人,应该更随机、更琢磨不定;他们准备的应对方案,应该更具主动性、选择性更多。

无处不在而又无处可寻

自海战出现以来,兵力集中是海上作战一直奉行的原则,航母打击群是该原则最典型的体现和运用。这种作战方式通常称之为“集中式杀伤”。随着军事技术的发展,“集中式杀伤”在给敌人造成巨大威胁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生存威胁——敌人只需集中、大量地发射反舰导弹,就可对战斗群构成毁灭性打击。

为避免上述可能性的发生,美海军提出了“分布式海上作战”概念,即将昂贵的大型装备的功能分解到大量小型平台身上,再通过战场网络将它们联结成具有与大型装备相同或更高作战能力的整体。这个整体极具灵活性,且分散部署的形式既增加了敌方的应对难度,又提高了己方的战场生存概率。

德莱南指出,“分布式海上作战”首先需要“定制”一支能有效执行任务并应对潜在威胁的海上编队。这支编队将遵循“漂浮者,皆战斗”原则,把更多火力平台、侦察传感器、作战网络、无人机等整合成一个多维度杀伤体系,让它们无处不在而又无处可寻。“这样,海军就可以有针对性地选择分布式部署的多样化作战平台组成作战编队,在不同地区应对多种类型的冲突和战斗,以使水面舰艇编队打击能力达到最大化。”

此外,“分布式海上作战”需要得到流畅安全的战场网络支撑。美海军作战部长约翰·理查德森认为,要想实现“兵力分散、火力集中”,就必须让整个舰队有效共享数据并提升态势感知能力,即实现“舰队网络化”。

德莱南强调,参与“分布式海上作战”的各平台虽然在军事行动中拥有相对独立性,但也并非各自为战,同样需要纪律性、协同性和互相补位。否则,拳头再大也无法捏合成一个整体,最终导致丧失主动权或作战失利。

相关文章